万达,又来了一波大瘦身!

王健林继续卖卖卖。

王健林多次强调说,万达的困难是暂时的、阶段性的。

这个暂时,这个阶段性,实在都有点长。

卖产总动员

“资产都可以卖,等我们情况好了还能再买回来。”

王健林曾这样对万达高管解释集团的卖产行为,他也确实这么做了,而且正卖出新境界。

最典型的例子,莫过于在去年12月25日至29日间,5天卖掉4座万达广场。

早在去年12月初,市场就有传闻说,万达集团拟出售一二线城市的万达广场——上海金山万达过了谈判期,上海马桥万达正在转让货架,等待资方。

万达当时否认了这个说法,但很快,事实证明,传言非虚。

几天时间内,湖州万达、太仓万达、广州萝岗万达和上海金山万达先后被变卖。

再加上更早5月卖的上海松达、西宁海湖和江门台山万达三家万达广场,9月的广西北海合浦万达广场以及10月的上海周浦和广西合浦万达广场,万达的“广场出售名单”越拉越长。

如今,名单有了新成员。1月19日,万达再卖厦门殿前万达广场。至此,万达出售的万达广场已经有10座。

在公众印象中,2022年的万达似乎已经胜券在握,开打翻身仗。

当时,万达商管启动回港上市并且递了招股书。王健林忙得步伐不停,甚至化身行业“白衣骑士”,先后拿下山西房企田森集团的商业项目,接管建业集团相关商业项目,拿下北京蓝色港湾与五棵松华熙的运营权等扩张性项目……

不少媒体都称他已王者归来。

但在2023年,万达的画风却突变了。王健林的行程表,依然被一个接一个的排满,但其中的很多时间,都是在质押、卖产,从酒店到电影到万达广场,简直是卖产总动员。

1月质押万达酒店股权,3月、4月、7月和12月五次抛售万达电影股份;10月万达商管转让上海万达广场置业有限公司100%股权,再加上多次变卖万达广场。

“双十二”,更是特别的一天。

这一天,王健林“卖”掉了珠海万达商管的绝对控制权。他与投资者签订协议,让自己旗下的大连万达商管持有珠海万达商管的股权比例,从78%降到了40%。

万达,又来了一波大瘦身!

虽然依然是最大单一股东,但也意味着,王健林不再有对珠海万达商管的绝对控制权。

卖资产,对王健林与万达已是家常便饭。

大家都知道的故事是,早在2017年,王健林就卖掉77个酒店和13个文旅项目以及多个海外地产项目,将危机之下的万达保了下来。

但2023年以来的卖资产,却和当年那次有很大的不同。

从瘦身到断臂

2017年变卖文旅和地产项目,基本上还是王健林主动撤出重资产、寻求轻资产的战略转型方向下的应有之义,可以说瘦身是为了健体。

但现在,虽然部分瘦身动作仍是轻资产战略的延续,但卖万达电影,卖珠海万达商管股权,都已经是在轻字头上动刀,是真正的“断臂”了。

万达早在2015年就开始启动“弃重拥轻”的轻资产战略,两年后的大抛售,也被外界认定为转型标志,在2018年,“万达商业地产”更名为“万达商业管理”并在2019年剥离房地产业务,2021年更全面实施“轻资产战略”。

几年前,王健林曾如此解读这一模式:“投资建设万达广场,全部资金别人出,万达负责选址、设计、建造、招商和管理,使用万达广场品牌,所产生的租金收益万达与投资方按一定比例分成。”

这也是他认为最有利于上市的商业模式。承载了轻资产模式野心的万达商管因此成为王健林的“心头肉”。一次公司年会上,他曾说:

“我什么企业都可以放,这个不能放;什么都能丢,这个不能丢。”

万达商管的业绩也的确亮眼。万达官网信息显示:

2021年重组以来,珠海万达商管连续三年超额完成业绩目标,其中:2021年税后收入为235亿元,2022年为271亿元,2023年(预估)为293亿元,平均年增长约12%;2021年税后利润为53亿元,2022年为75亿元,2023年(预估)为95亿元,年增率达34%。

过去三年,该公司共计上缴税收约100亿元,对股东的分红分别为2021年46亿元、2022年67亿元以及2023年(预估)85亿元。

截至2023年12月12日,珠海万达商管一共管理着全国22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494个大型商业中心,以管理的商业面积计,珠海万达商管现为全球最大的商业管理公司。

但现在,王健林把承载这一使命的旗舰珠海商管的绝对控股权,也都“卖”掉了。

这一重大变化之外,万达也还在持续割肉其他“轻资产”。

比如,频繁变卖万达广场,万达内部人士认为,“这是万达轻资产转型的正常工作进展。”

他们一再解释,“就是一个商业行为,关键是看价格,价格合适就出售了”,并且强调,万达广场被出售的只是“资产”,后续将“仍由万达进行管理、服务,保留万达品牌。”

但在一系列万达广场的出售计划之内,1月8日被售卖的佛山顺德万达广场,原本就是与美的合作的轻资产项目。目前,它已经更名为“悦然广场(大良店)”,不再有“万达”品牌的存在。也就是,万达卖掉的是轻资产管理权,甚至有人表示,万达可能还会继续类似的操作。

同样实行轻资产战略的万达电影,是万达的关键命脉。

入局电影业伊始,王健林就只有一个目标,“要么做中国第一,要么做世界第一”。

2012年,他做到了前半句,万达反超中影星美,坐上国内单一院线的头把交椅;后来,又连续收购美国AMC、传奇影业,坐上全球第一大院线运营商的宝座。

当年,登上《好莱坞报道》封面的王健林,还曾被这样评价,“在中国前所未有的向美国娱乐业进军的潮流中,王健林站在了最前沿。”

但后来大势逆转,万达不但被迫卖掉AMC,还因疫情遭遇巨亏,2022年业绩说明会上,万达电影表示,为了“追求经营效益最大化”,接下来将加大轻资产转型。

从后来发展看,不只是轻资产转型,而是轻资产也要继续卖卖卖。于是,有了多次出售万达电影股权最终失去控制权退为第二大股东,王健林世界第一的电影梦也大概率成为泡影。

仍是赢家

失去了很多的王健林,当然也收获了很多。

最显而易见的是获得资金,还债,减债。据公开信息,万达2023年已偿还超180亿元公开债务。但最有意义的还是,让此前签订的珠海万达商管上市对赌协议失败危机得到化解。

市场普遍预计,如该对赌协议不能解除,万达将面临灭顶之灾,这也是王健林以股权为筹码,换来新协议的关键。

综合媒体信息,王健林曾经的方案是——四年内分期支付300亿元股权回购款和相应利息,并将对赌中原定2023年之前的上市时间延迟到2026年、甚至是2028年,代价是提供20%的珠海万达商管股权作为抵押。

但投资者对这样的让步并不满意,甚至是态度冷淡。

关键时刻,王健林再次杀伐决断,“他拍板很坚决,做出了最大程度让利,才促成了谈判。”

于是,有了将原计划抵押给前述投资人的20%股权变成了出售,也就是交出珠海万达商管绝对控制权的新协议。

这一重大让步,不但可以让王健林以更多时间去换空间,也有利于万达商管获得更多外力支持。一位接近万达人士就曾透露,“新协议中有旧的投资人会退出,新的境外投资人会加入。”虽然数量不算多,但也能为万达带来新的机会。

不但活下来,还有了新的转机,这是王健林的最大所得。但归根结底,投资者们接受这一方案,本质上还是相信自己能够获利,也对万达有着较高的期望。

这也意味着,上市,仍将是珠海万达商管接下来的重中之重,虽然王健林所持有的股份少了,但若能把蛋糕做大,今天失去的,未来也会加倍收回来。

最新消息是,大连万达商管新增对外投资,成立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。有资本市场消息称,新达盟与珠海万达的战投方太盟投资有关。接下来,王健林和太盟投资将通过新达盟商管重新推动万达商管的上市。

从万达官网看出,持续卖卖卖的万达,依然有着巨大的业务规模:

商管集团,管理运营着494座商业购物中心;

文旅集团,拥有着世界级的影视制作、发行、放映的全产业链、世界领先的如盈方体育等体育赛事、媒体和营销企业,以及集儿童教育、娱乐、IP产品于一体的全球领先儿童产业企业宝贝王和长白山国际度假区、武汉中央文化区、兰州万达城、延安红街等四大文旅项目。

投资集团则依然拥有住宅、城市综合体、万达茂、万达城、万达小镇等房地产开发项目。

虽然万达的挑战也依然不小:比如,珠海万达商管的估值下降低;比如,消费环境变化对万达商管业务的考验;再比如,已经规模如此之大的万达商管,其未来成长性,似乎也已到了放缓的拐点时刻。

但与其他和万达一样依靠房地产起家,并至今坚持在房地产行业的同行比,率先从房地产大撤退的王健林依然是赢家。

卖卖卖的2023年,王健林也依然不停地忙着与各地官员会面,洽谈合作,尤其是借助旅游恢复的机会,先后与洛阳、四川德阳、张家界多地签订以文旅为主的合作项目,为万达的时间换空间争取更多的空间。

包括出售万达广场,也可以说是王健林和万达集团更彻底贯彻轻资产战略的新策略:既变现更多资金减债与发展新业务,也优化资产结构,提升企业的整体竞争力。从目前趋势看,2024的万达或许还会卖出更多万达广场, 也是更大力度的实现新旧资产与发展动能的转换。

也是在2023年,王思聪开始更像一个万达人,与地方领导人同框,谈起了文旅等商业地产项目,这对2024就迎来70大寿但仍在只争朝夕的王健林来说,也是个好消息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2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